版博会集中展示版权产业创新成果,其中电影、短视频、音乐版权保护亮点多多——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也是著作权法实施30周年。30年来,我国版权法律体系逐步完善,版权作品极大丰富,版权保护日趋严格,版权产业快速发展,版权国际影响力逐步增强——这些成就在10月16日在杭州举办的第八届中国国际版权博览会(下称版博会)上有集中的体现。
  图书音像、影视音乐、动漫游戏、计算机软件、工艺美术……在展会现场,300余家版权相关单位、机构和企业带来的优秀版权作品,充分展示了我国版权产业发展成果,而“著作权法实施30周年成就展”则全面展示了30年来我国在版权立法、保护、产业和国际交流合作等方面取得的重大成就。此外,针对创新活跃的电影、短视频、数字音乐等领域,版博会还举办专题论坛,探讨适应产业快速发展的版权保护新模式。
  “中国在建立版权生态体系、推动创意产业发展方面取得了瞩目成就,特别是版权产业对国民经济贡献率已经超过7%,有力证明了创意产业对于推动经济增长的重要作用。”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总干事邓鸿森在视频致辞中表示。
  中国正在为全球版权保护贡献方案。版博会上,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版权保护优秀案例示范点(吴江丝绸产业)调研项目成果正式发布,吴江丝绸产业成为江苏南通家纺和福建德化陶瓷之后,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在我国确定的全球第三个版权保护优秀案例示范点调研项目,并将向全球推广“吴江丝绸模式”。这是我国参与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框架下的全球知识产权治理、讲好中国版权故事的又一优秀案例。
  电影:完善协同保护格局
  截至10月19日,国庆期间上映的电影《长津湖》票房突破50亿元,暂列全球年度票房榜第二名。票房飘红背后离不开版权保护的力量。北京市文化市场综合执法总队五队副队长熊伟在“电影版权保护与视频行业发展的平衡探索论坛”上介绍,该队曾于10月5日收到盗版举报,当天就关闭3个盗版网站,后期又关闭20多个网络。
  在我国,电影80%左右的收入来源于电影院。中宣部国家电影专资办副主任李东介绍,为了保护电影版权,通常采用协同各方进行人工监察、影院方采取完整的链路管理、“硬盘+水印”的技术方法等。此外,电影管理条例正在修改中,将对盗录、盗播等进行明确的法律规定,还将对放映进行区块链管理,实现分账信息透明化。
  影视作品包含多项权利,除了影视本身,还涉及服装道具、剧本、音乐等,涉及的问题复杂。“我们在执法过程中遇到过各种侵权方式,传播渠道主要有视频平台、网盘、搜索引擎,以及电商、社交网络等。”熊伟表示,针对影视作品侵权,行政执法具有快速、精准和高效的特点,能快速有效打击,起到惩一戒三的效果,《长津湖》案就是一个典型案例。
  版博会上,“电影版权保护展厅”集中展示了我国电影版权保护专项整治成果以及产业发展情况。据介绍,我国电影票房已跃居世界前列,银幕数量稳居全球首位,中国电影的国际影响力正在不断提升。
  国家版权局一直在大力推进著作权法修订工作,不断加大电影版权保护力度。中宣部版权管理局局长于慈珂介绍,在今年的“剑网”专项行动中,相关网络服务商删除影片侵权链接3万多条,同时加强对短视频网站的侵权监管,清理各类侵权链接846.75万条。他同时表示,将进一步健全版权交易服务平台和全国版权展会授权交易体系,维护良好的影视版权秩序,共同完善衔接顺畅、快速高效的版权协同保护格局。
  短视频:发挥集体管理作用
  小体量大能量,如今,短视频的商业模式不断得到挖掘,版权价值日益凸显。据统计,2020年国内短视频市场规模破1500亿元,随着5G等技术的广泛应用,这一产业将得到进一步的发展。但同时,这一领域的版权保护问题也日益突出,特别是今年以来,“长短视频之争”引发业界高度关注。
  在“短视频版权保护与创新”论坛上,华东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教授丛立先表示,短视频类型中,混剪类短视频情况最为复杂,如介绍类主要是对电影、电视的介绍,大体为用他人的作品进行创作,即便解说词有很大的创新,也只能归为演绎作品;“鬼畜”类抓取素材进行裁剪复制,也有很大概率的侵权之嫌;评论类一般是为了说明自己的问题而使用别人的作品,能否适用合理使用,要看这种引用是否适当,可以采用“三步检验法”进行判断。
  短视频版权诉讼多发生在平台之间,长视频平台诉短视频侵权的诉讼也有所增长。杭州互联网法院审判二庭副庭长叶胜男表示,目前短视频的二次创作在获取版权授权方面确实存在困境:没有形成理性的价格机制,且二创短视频的创作往往需要获得多次授权,但沟通渠道相对欠缺。此外,二创短视频对作品评论、批评等使用方式导致授权存在困难。“应促进长短视频之间建立公开合理的授权机制。”叶胜男表示。
  解决短视频面临的版权问题,平台应承担相应的责任。中宣部版权管理局副局长赵秀玲表示,短视频平台要完善版权投诉处理机制,有效履行违法线索的报告和配合调查义务,并建立有效、快速的过滤机制,回应权利人的诉求。至于短视频的获授权需求,她认为,一站式高效的授权解决模式是最好的选择,因此,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应发挥作用。
  其实,在短视频的音乐授权方面,集体管理已在发挥作用。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代理总干事刘平表示,近年来,该协会已和头部短视频企业达成了广泛的音乐著作权合作,对于短视频使用音乐情形相对复杂的情况,协会可以充当桥梁纽带,帮助使用者解决授权许可问题。
  音乐:深化版权开放共享
  近期,音乐领域的反垄断给产业发展带来新机遇,在版权开放共享新模式下,如何共建全新的音乐版权生态,引发业界积极探索。
  “我国音乐产业已进入一个新阶段,从‘做大’变为‘做强’、从‘封闭’走向‘开放’。音乐产业实现共同富裕,行业需要向外‘拆墙’,价值要向下‘深挖’。”网易CEO丁磊在“中国数字音乐版权发展论坛”上表示,实现行业内的“拆墙”,应充分建立从业者之间的信任机制和数据共享平台,早日实现用户“只装一个软件听歌”的小目标。同时,平台和版权方应通过优化版权分配、持续投入扶持力量,让优秀原创音乐人有更多的收入和职业发展机遇。
  实现开放共享、创新共赢,需要一个科学的体系。在中国音数协音乐产业促进工作委员会主任委员汪京京看来,后数字时代音乐版权保护要取得新的阶段性成果,需逐步建立包含管理、应用、交易、收益分配等体系在内的更加科学合理的综合体系。其中,做好确权是音乐版权有效保护的根本。同时,如何科学合理地分配音乐版权收益,同样需要从业者、各企事业单位共同探讨。
  数字音乐这些年在版权保护和产业发展方面取得的成就有目共睹。“经过各方共同努力和综合治理,数字音乐市场版权秩序持续好转,但同时还面临不少新任务、新挑战。既要积极巩固治理成果,持续推动授权模式和商业生态的完善;也要创新工作举措,推动版权价值开发,探索健康、开放的版权流通体系。”于慈珂在论坛上指出,当前,要打造完善的全国版权展会授权交易体系,扩大版权有效供给,加速版权价值实现。他希望行业各方充分发挥自身优势,深化版权开放共享,合作共创,更好发挥版权制度激励创新的作用。
  由乱而治,以电影、短视频、数字音乐为代表,不断创新的版权保护护航版权产业蓬勃发展,为推动文化繁荣、科技进步和经济社会发展贡献版权的力量。(窦新颖)

注:本文转载自中国知识产权报,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在2周之内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谢谢!